党员好故事|我与母亲的“距离”

2019-10-23

编者按:这是附属第三人民医院援疆医生谢雪榕的女儿郑翌撰写的文章,情真意切,现节选刊发,以飨读者。

2018年8月底,暑季刚刚过去,台风略赏了几分薄面,未曾光临福建。那几日,高天流云,夜里冷月静卧,闽江畔上树影摇曳。就是这貌似平静的夜晚,我的内心却无法平静了——妈妈要去万里之外的地方援疆,那地方是昌吉回族自治州,在祖国版图的“鸡尾巴”上,与福州形成了一条遥远的对角线距离。

      看着我惊讶和不舍的表情,妈妈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淡淡地对我说:“我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你要学会照顾好自己。”

 

2018年8月31日院领导为援疆医务人员谢雪榕同志送行

 

敢为人先

一直觉得,我的妈妈是个很酷的人。这个“酷”,表现在“匠石运斤成风,尽垩而鼻不伤”的医术上,更表现在“笃于情,视人犹己”的医德。还记得,为了寻找治疗疑难杂症的良方,她挑灯查阅医书;还记得,即便忙得连水都不及喝上一口,她依然不忘给病人最温暖的笑容。

而那天起,妈妈就把这份温暖和最美的笑容带到了大西北。

 

谢雪榕与小患者合影

 

我知道,援疆任务光荣但也艰巨,我听说过,不少人南方人因身体和家庭原因,对于援疆望而生畏。可偏偏我的妈妈,她却迎难而上,主动报名成为医院第一批援疆医生。而这一去,就是一年半,从此,我只能从寥寥字句里窥见她的生活。

 

图片来源:人民网新闻频道

 

砥砺前行

从海边到内陆,她几乎是行进万里。妈妈工作的地方在北疆的昌吉州中医医院,那里有沙漠、戈壁、雪山和绿洲,色调大块而明丽,连风都比福建沿海粗犷了不少。柔弱的她怎能在几天里迅速适应?

  果不其然,她刚到的那会,就水土不服,嗓子干痛、头昏脑胀,甚至还流鼻血。陌生的环境,还不待她适应,全新、繁重的工作任务便纷至沓来,要强的她咬着牙硬挺着。

  我知道,她的每一个神圣的任务背后,都有数不清的艰辛,所以心痛而担心。但妈妈总是安慰我:“不要紧,很快就会适应的,我不能给福建人丢脸。”

 

谢雪榕在昌吉州中医医院工作照

 

雪中送炭

新疆的医疗条件相对滞后,这里的儿童疾病康复治愈率并不乐观。

  作为康复科的医生,妈妈肩上的担子更是显得沉甸甸的。她刚到不久,就来了一个左下肢无力的娃娃,妈妈认真仔细地检查评估诊断,发现是小儿发育迟缓,于是为小娃娃制定出最佳的治疗方案,如今这个孩子已经基本痊愈。

 

2019年4月3日,义诊现场

 

在一次次救治病人的过程中,妈妈发现,这儿的儿童康复器材简单、陈旧,严重制约了医院儿童康复的医疗水平提升。如何解决“资金、器械”,妈妈想尽办法,争取支持,大大改善了昌吉州中医医院儿童康复医疗条件,还拓展了更多的治疗项目。

 

2019年4月10日,昌吉州中医医院——玛纳斯县人民医院心衰中心区域协同救治网络建设合作签约仪式现场

 

柔软的心

工作上刚强坚韧的妈妈,其实有着一颗柔软的心。还记得,离开福建一个月后,便是中秋节。那一天,妈妈居然给我打了几个电话,她不断地重复一个母亲对女儿关爱的话题。末了,哽咽着叮嘱:“饭要吃饱,手机不要放在床头充电……”我知道此刻她是多么想念家乡,是多么牵挂万里之外的家人。

 

谢雪榕与女儿小时候的合影

 

在妈妈的微信朋友圈里,我看到,一个房间、几张桌椅,这简单的构成就是她义诊的环境。在寒冷的冬季,北疆的老乡们冒着寒风与大雪,戴着小花帽、包着围巾赶来问诊。就在这间诊室里,妈妈微笑着接待她们,耐心地询问病情、做出解答。这样的场景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成了一幅挥之不去的画面。

 

2019年4月3日,义诊现场

 

言传身教

作为一位上进心极强的医生,妈妈不仅身体力行治病救人,还经常参与学术研讨,并在当地开设公开课,毫无保留地把多年积累的临床经验,手把手地教给当地医生学生。因为她知道援疆总有一个期限,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2019年3月2日昌吉州中医医院援疆专家“师带徒”拜师仪式

 

2019年1月8日谢雪榕主讲《援疆大讲堂》公开课

 

   民族团结一家亲,援疆行动促进民族团结。在木垒,在大石头乡阿克达拉村,妈妈心系可爱的哈萨克族少年们,与淳朴的村民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去年春节,呼图壁县二十里店村办起了一场援疆“春晚”。在那个哈气成冰的冬季北疆,妈妈穿着棉衣向大家拜年——昌吉和福建,相距千里。妈妈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架起了一座沟通之桥,她用热情和汗水浇灌祖国边陲的土地,让援疆之花开得更加绚烂多姿。

 

如今,妈妈依旧马不停蹄地奔波在北疆广袤的土地上,为牧民、为村民、为建设者开展医疗服务。工作之余,她喜欢拍山摄水,拍摄一幅幅辽阔唯美的西域风光给我,给朋友分享。

  我知道,她适应了并爱上了这片经过一代代援疆人用真情和奉献开创的热土。这片热土有奇迹,也将有我妈妈的名字。

  而我,和妈妈保持着遥远的对角线的距离,心却靠得更近了。